您好,今天是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审计理论

安全保密工作亟待理顺的几对矛盾

发布时间:2018-10-10 来源:衡阳市审计局

李康杏反映,近年来,国家越来越重视安全保密工作,对党政机关的文件、数据、资料的定密范围越来越宽,保密考核越来越严,对泄密事件处罚越来越严厉,但在实际工作中引发了一些矛盾,具体表现如下:

一、安全保密与政务公开的矛盾。根据《政务公开条例》的规定,以分开为原则,以不公开为例外。而现在的保密范围越来越宽,再加上大家怕担责而宁左不右,导致能公开的文件、数据、资料非常之少,实际上变成了“以保密为原则,以公开为例外”了,老百姓几乎查阅不到多少有含金量的政务信息了。再者,实践操作也非常矛盾,如,国家保密局和国家审计署联合下文,将县级以上政府财政预算决算审计结果、重大民生项目审计数据等等许多资料列入保密范围,而上级人大、政府却要求将这些资料公开,并纳入目标管理考核,导致市县两级审计机关左右为难,不公开,上级考核扣分,公开,保密局来追责。真不知如何是好?

二、安全保密与涉密网络建设滞后的矛盾。现在的保密文件、数据、资料大都是通过网络传输的,为了保证传输安全,前些年各个党政系统从省到县都花费巨资,建成了各自的内部专网。现在为了进一步加强网络安全,保密局要求保密件必须走涉密网,否则一律视为违法,对过去的专网不认账了,不算保密网了。据测算,建设一条涉密网高达几百万、甚至上千万元,哪个部门都承受不起,如果所有部门都建,地方政府无论如何承担不起。以我市为例,目前只有两条涉密网,其余所有部门只好仍然用内部专网来传输保密件。(市政府的政务信息网同样不是涉密网,大家都在上面传输保密作息)。大家都在“违法”,不知哪天倒霉,实在令人心焦。

三、“政府云平台”与保密法规存在冲突。正因为党政部门建各自的专网、特别是各自建涉密网,需要投入天大的费用,一些地方政府就集中建一个“政府云平台”,要求所有党政部门把各自的数据都传输到这个平台。由于这个平台也不是涉密网,这又与保密法规相冲突,不传,政府考核扣分,传了,保密局找你麻烦,向非涉密网传输保密件是违法行为。如果各个部门筛选一些不保密的数据资料传上去,这个花费几个亿的云平台收集的都是“荒货”,就没有任何价值。

四、定密、保密、脱密、认证、监督的工作太复杂、太严厉,很不好操作。如按照保密法规定,收集、起草、处理涉密资料文书,必须使用保密U盘、保密电脑、(设备费用之高暂且不说)、电脑不能接外网等等。但是,当事人一开始并不知道有秘密,而是在工作开展之后才接触、发现存在秘密,才考虑列入保密范围,才请求领导定密,采取措施保密,这在实际操作中很麻烦,很影响工作效率,甚至要换人、换电脑、换办公室、换传输方式等等。由于保密电脑不能接外网,一个工作人员至少要配备两台电脑,否则,不说查阅资料、调取收集对方资料,就是名目繁多的网上学习都没办法进行,实在是麻烦。还如,涉密岗位的管理、涉密人员的异动、(岗位轮换都不好搞)、涉密人员的出入境备案审批、纪委监委巡查组借阅调取保密资料如何规范管理等等,有许多麻烦,实践中实在不好操作,不便一一赘述

总之,安全保密工作非常重要,必须加强,但必须理顺以上矛盾,必须切合基层实际,否则,基层不好开展工作了,会动辄得咎,影响士气。再说,基层有那么多秘密吗?保密范围需要定这么宽吗?(如,对公务员集中休公休假都定为秘密,让人不可思义),需要搞得那么复杂吗?会不会是因为胆小怕事搞的另一种形式主义?(衡阳市审计局  李康杏)

主办:衡阳市审计局  地址:衡阳市蒸湘区延安路12号 技术支持:捷报科技

联系电话:0734-8863613  传真:0734-8863613 邮箱:43884473@qq.com

网站标识码:4304000009

备案序号:湘ICP备10003001号-1

湘公网安备 43040802000074号